您的位置:首页>财经 >

长沙登上全国“剧本杀”热门城市榜前10

来源:长沙日报  

“当这盏灯亮起,你们就将忘记前尘往事,进入异时空……”小圆桌前,DM(游戏主持人)的声音响起。近日,记者与6位朋友围坐,在音响效果配合下,以文字和语言为媒介,于想象中展开了一段刀光剑影、爱恨情仇的江湖故事。大家拿着不同的人物剧本,为了达成各自的目标而彼此结盟或相互试探,沉浸于这个“异时空”。

这种名为“剧本杀”的桌面游戏最先起源于国外,玩法扼要概括为:玩家在一个特定的场景中,被随机分配了不同的游戏角色,并按照剧本中的逻辑走向来推进剧情的发展,完成情节里各个谜题、推理、断案等要求。玩家有时还要与对立角色玩家在言语和逻辑上展开激烈碰撞,揭露谜底,才能一决胜负。

2016年以来,“剧本杀”在国内悄然兴起,逐步在年轻群体中普及传播。据市场调研机构智研咨询统计,中国消费者偏好的线下潮流消费模式中,“剧本杀”占比仅次于电影和运动健身。截至2020年底,中国“剧本杀”行业市场规模超过100亿元,相关实体店突破30000家,预计2022年将突破200亿元。作为年轻态的网红城市,长沙登上全国“剧本杀”热门城市榜前10。

一个爆火的产业,一门站在风口上的生意,因此迎来了链条不断延伸、形态逐渐丰富的新业态,也暴露出行业监管面临挑战的问题。

为何受欢迎?

满足体验和社交需求

1999年,“体验经济”的概念被提出——互联网时代,被动地接受服务已经不能满足消费者的需求,他们要求自己参与到产品、商品以及服务生产过程中,从这个过程中获得难忘的体验和技艺,在消费中获得愉悦感。

从这个角度来说,“剧本杀”的走红有因可循。在3-8个小时的游戏过程中,消费者短暂“放飞”了自己的社会角色,进入另一个“人生”。这段“人生”可以根据自身特质和当下需求选择主题——情感、欢乐、推理、恐怖……店家还根据不同剧本安排音乐、灯光,提供各个角色的服装道具,乃至逼真的环境和具备一定演技的DM、NPC(非玩家角色)来帮助“入戏”。

湖南师范大学大三学生危亦自称“推理迷”,几乎每个月都要玩1-2次“推理本”:“我喜欢掌控全局,引导大家顺着我的思路去理顺时间线、寻找漏洞……推理成功的时候,特别有成就感。”

不想“硬核烧脑”也没有关系,“剧本杀”带有极强的社交属性。“‘剧本杀’玩法多样、沉浸感强、逻辑推理的门槛低,对更多只是想休闲娱乐的人群友好。”长沙猫又集剧本工作室负责人天朗介绍,近两年,关注剧本人物情感羁绊的“情感本”和“合家欢”式的“欢乐本”大受欢迎,不少玩家随着剧情哭哭笑笑。还有专为社交场景“量身定做”的剧本,如“喝酒本”——把背景设定为20世纪20年代刚刚发布“禁酒令”的美国,玩家是一群“顶风作案”、聚众喝酒的人,其中“混”入了卧底探员,紧张刺激的故事由此展开……

剧中游戏人物的互动,能在短时间内拉近人与人的距离。不少商家表示,很多公司选择“剧本杀”馆开展团建“破冰”:“比KTV参与感强,比其它桌游对新手友好。有什么能比一场投入的“剧本杀”,更能让大家把视线从手机上移开,迅速亲近呢?”

延伸新业态

从门店到博物馆、景区等多个场景

“剧本杀”兼具内容与互动,一些文旅景区和娱乐场所也将其作为一个新兴的体验项目。长沙博物馆与湖南茶叶博物馆联合,结合正在展出的“地宫宝藏——法门寺唐代文物精粹特展”,推出了《法门梦影》“剧本杀”,让观众在破解谜题的同时,感受悠远的大唐岁月和灿烂的文明;6月25日,衡阳党史馆开馆,也推出了一场以抗战为时代背景,以家国情怀为号召的红色主题“剧本杀”,回顾初心与热血。

那么,“剧本杀”能否成为景区和场馆盈利的卖点呢?湖南省文旅厅资源开发与全域旅游推进处二级调研员裴泽生认为,如果需要在景区长期落地推广,首先需要解决容量问题。一场旅游演艺,可以容纳几千人观看,而一场“剧本杀”的玩家不过6到10人,收益有限。但他同时充满期待:“‘剧本杀’适合在古镇之类本身具有故事性、神秘感的景区落地,或许可以推出‘全景式’的大型‘剧本杀’,而且可以限定主题、限定时节,像电视剧集一样,分第一季、第二季……”

这样的尝试已在岳阳汨罗市展开。芒果互娱与三湘印象、文旅集团、予乐文化合作打造的《寻楚记》系列沉浸式剧本游戏已在屈子文化园初步落地。芒果TV副总裁、上海芒果互娱科技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方菲介绍:“现在,来自文旅行业的‘订制单’逐年增加。我们的目标是把一些景区和影视城作为‘剧本杀’的游戏背景利用起来,做能让一万人同时参与的线下实景剧本。现在内测了容量30人的模式,完全没有问题。一万个人需要有100个场景独立进行,百人跟百人之间又有不同的阵营和交互任务,推动大量不同的情节发展。在理想状态下,玩家可以玩N次,每次扮演不同的角色,每次都有新鲜感。”

根据他描绘的蓝图,这样的“剧本杀”,像是将一个大型角色扮演游戏从线上搬到了线下。

只是“Z世代”的游戏?

市场有潜力,资本在入局

开一场“剧本杀”,一个玩家至少得支付70、80元;加上变装,价格要翻一到两倍。如果还有实景和多个NPC参与,价格则要在200-600元不等。或许与许多人的印象不符,“剧本杀”的主力消费人群并非出生于1995年-2009年的“Z世代”,而是更具支付能力的26-40岁人群,据艾媒咨询数据显示,该人群占比高达76.2%。

这无疑是极具潜力的消费市场。如果你走在长沙五一商圈,打开线上点评网站搜索“附近‘剧本杀’馆”,你或许能得到超过300个结果。具体数量或许远不只如此,单是五一商圈的供销大厦内,就集聚了超过百家‘剧本杀’馆,涵盖多个消费等级。

这是一门好的创业生意吗?从刚开始的“有几个剧本就能开个店”到现在的“稍微上规模的店铺至少需要上百个剧本”,市场已经经历了一轮洗牌和升级。长沙五一商圈的“鹊十剧本推理馆”店主wisher介绍,现在开一个小店的起始资金至少为20万,稍大的店则“轻松花掉上百万”。长沙壹号屋沉浸式“剧本杀”店主周意的店铺近500平方米。他说,购买剧本、培训工作人员也需要不少资金。行业人士估算,一个圆桌剧本的生命周期大概为3个月到1年,实景剧本约为两年,更新换代极快,需要持续投入。

“剧本杀”与影视行业天然亲近,大小文化和影视公司也将其视为风口。爱奇艺高级副总裁陈伟曾表示,他们在两年前就关注到这样的现象,并开始布局。芒果超媒总经理蔡怀军甚至认为“市场空间比电影大得多”。

据估算,我国一年的剧本生产量约为2-3万本,一个剧本生产周期通常为2-4个月,如果销量尚可,至少能给一名作者带来10-20万元的收入。同时,小说、漫画、影视、游戏、“剧本杀”的IP可以相互转化,吸引了不少影视剧编剧也参与“剧本杀”创作。天朗向记者展示了猫又集与阅文集团、芒果TV联合推出的《鬼吹灯2:轮回之渊》的剧本,表示在保持原有小说人物设定的同时,“创作出了全新的故事线”。天朗透露,他们的一个原创剧本已被影视公司注意到。或许不久后,我们就能在“刷剧”时看到一行小小的字——“本剧改编自‘剧本杀’”。

是风口,也有隐忧

安全、内容、版权等,成为监管新挑战

追溯“剧本杀”的火爆,芒果TV综艺的助推不可忽视。但就算手握该“金牌”IP,芒果TV的线下之路仍走得不算快。

首先是场馆安全缺乏监管。许多“剧本杀”馆布置了密室场景,空间结构复杂、灯光昏暗,难以紧急疏散。方菲坦言:“‘剧本杀’是一种全新业态,我们办线下大型门店的手续不太容易。第二家旗舰店是按照KTV业态进行消防检测并发放了牌照。”他表示,希望消防、税收、工商等管理部门要有针对新兴业态的明确管理措施。

另外,内容缺乏审核,剧本未经审核就可流入市场。一些剧本打着色情、暴力、极端恐怖的擦边球,却只能靠行业自发抵制;一些有关凶杀、情感纠纷的剧本,也不太适合年龄太小的玩家参与。“希望相关部门能研究出台内容审核和分级制度。”他说。

在走访中,一家“剧本杀”店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,遇到太小的玩家时,他们会拒绝其参与。在开始游戏之前,也会提前沟通内容的“刺激程度”。

但具体该如何判断年龄?该工作人员回答,只能根据外貌。

此外,线下“剧本杀”中的DM和NPC被认为是一场“剧本杀”中的“关键人物”。其岗位的专业性催生了行业培训机构,质量却良莠不齐。一位店主直言困扰:“很多地方开班、收费都没有资质规章。学成什么样,用什么衡量?”

猖獗的盗版也让创作者、剧本发行商以及购买了正版的商家“很受伤”。“发行了几十册的本子,最终被拷贝了几千上万册,全国都在玩。”长沙折子戏原创剧本工作室负责人筱筱表示。作为“世界媒体艺术之都”,长沙的创作潜力受到市场肯定——长沙已经出现了几个比较知名的剧本发行商,产出了现象级的作品和“大神”级别的创作者。但照抄、洗稿、盗印泛滥的市场,难以留住最优质的创作者。

近年来,文旅市场快速发展,业态不断“刷新”。在此背景下,给监管带来新的挑战。业内人士表示,监管部门需要不断关注新业态,积极对接,主动探讨,方能与新业态同频共振,才能保障文化市场的规范有序、长期繁荣。

(实习生王骁、欧阳璧鸿、焦文娟、朱琳、赵昕宇、李云帆对本文有贡献。)

最新文章